四十九

谢谢每个能点进来的小阔爱♡
这里四十九,cp杂食,请用安利喂饱我www

[刀乱乙女]虹 前传 雨1

*有一种说法是杨贵妃没有死在马嵬陂而是去了日本,虽然我坚信她在那里必死无疑但是本篇以贵妃逃往日本为前提展开
*前传BE,正篇HE,吃糖请走正篇
*全员OOC
*婶婶是把伞|・ω・`)
*欢迎捉虫,玻璃心轻喷
*本篇阿尼甲大概十七八岁
OK?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前记   伞
  “贵妃乃千年一遇之窈窕,高公公意下如何?”
  “杨将军,此话怎讲。”
  “贵妃身边有一侍女,容颜虽不及贵妃,但也别有一番风韵,不如…”
  “如此可符贵妃心意?”
  “不论如何,如此香消玉殒岂不为世间一大憾事?”
  “那就如杨将军所言吧。”

  “贵妃可有他物同携?”
  “无他,唯有此伞。”
  “善,事不宜迟,贵妃请上马,远离是非。”

  绯色鎏金,松绿缠首,绝世之伞。名唤绯宣,伞柄末端手执处,抽出可见一剑。

“天生丽质难自弃, 一朝选在君王侧。”
“云鬓花颜金步摇, 芙蓉帐暖度春宵。”
“马嵬坡下泥土中, 不见玉颜空死处。”
“在天愿作比翼鸟, 在地愿为连理枝。”

  “贵妃可曾悔当初,东渡扶桑空留世?”
  “恨离别,思隆基,幸而存。睹伞思人”

  “花红终有香消日,明珠无力陨落时。”

  “此伞系唐国国主赠予贵妃,应与她同长眠。”
  “伞艳如此,天下独绝,不应深埋。”

曲终人散,宴终人离。美人之伞,不见踪迹。

                                        前记  伞      终

CR.1  梦始
  黛罂楼里来了一位新的艺妓。人们只知道她唤作绯儿。
  所有在吉原醉生梦死的人在她第一次献舞之前都听闻她的美丽,纷纷前来问询,到了那天,黛罂楼里座无虚席,空气中充斥着混浊的酒气和脂粉的甜腻。
  鬼切隔着一层薄纱俯视着舞台上绽放的罂粟和台下沉浸于罂粟美丽倩影的毒鬼,轻笑了一声,接过身边风尘女子端来的酒一饮而尽,接着便搂过她,咬上她过度厚重的茜色唇脂。
  “鬼切大人真是狡猾~”

  轻笑回眸,粉黛匿色。引颈转腕,日月凝光。“翩若惊鸿,矫若游龙。”
  绫纱轻掩面,眉目隐传情。光影乱拨弄,兰指若勾魂。幻如水中月,艳若镜中花。
 
  “非常抱歉鬼切大人,我们这里只有绯儿是不接客的,”老鸨对着鬼切笑得比新月还弯的眼睛出了层冷汗,努力的把脸上每一道褶皱都挤出来赔笑到,“黛罂楼里还有许多如花似玉的姑娘…”
  “不用了。”鬼切完美的笑容没有一丝松懈,“下次绯姑娘的舞蹈还勿必请您留一个位置给在下。”
  “噢还有,我有些话,想和绯姑娘单独说说呢~不知姑娘…”
“承蒙鬼切大人错爱,若是有话,不如就在此交代吧。”绯掀起老鸨身后的纱帘走到鬼切面前,摇曳的烛光在她新换的青白深衣边缘流淌着黄金,卸下粉黛的面容不见了娇艳华贵,只剩清澈纯粹。
  鬼切是第一次看见这么干净的眼睛。不论是在柳巷还是在街市,更不用说那些深院里闭锁着的银堆玉砌的小姐们了。更何况这举手投足之间落落大方的气质,实在不像大和民族温婉娇弱的女子。
  “绯儿!怎么能拒绝客人的邀请呢!”老鸨转头斥责绯,又转回来对鬼切说“客官不如上楼跟绯儿小酌一杯?”
  鬼切微微抬头,眯起眼睛俯视着绯,软绵绵地说“不知姑娘可否赏脸?”
  绯还未同意,就被老鸨推上了楼,回过神来鬼切已经面对面坐在她前面了,周身的纱帘也被围的一丝风都透不进来。
  绯是第一次单独面对一位成年男性,心中不由得紧张起来,脸上依然是完美无缺的笑容,手心里却渗出了层冷汗,右手在鬼切看不见的地方紧紧的攥着青白色深衣。她没出声,她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等对面这个衣衫不整却笑得一脸灿烂的男人开口说话。
  端酒进来的侍女不敢看向鬼切,只是向绯点了点头,绯回了一个微笑,侍女就像得到释放令一样脚底抹油地溜了出去,离开时还不忘紧了紧纱帘。
  鬼切颔首,穿过上眼睑直勾勾的盯着绯的眼睛,过了一小会,垂下眼睑自己酙了点酒,端到唇边仰头一饮而尽,金黄的烛光透过彤色的纱帘漫进来,浸没了鬼切艺术品般的喉结,锁骨,还有下滑的衣物描摹出的坚实胸肌。
  绯咽了咽口水,她是第一次看见这样美丽成年男性的身体。
  鬼切放下酒蝶,稍稍傾身向前,缓缓开口:“姑娘可是,从唐国来的?”
  “是。”
  “怪不得。”鬼切轻轻笑了一声,“绯姑娘很有个性呢。偏偏在这片土地上穿着汉唐服饰”
  “…多谢?”
  “我可听一位有一个曾当过遣唐使的爷爷的朋友说,姑娘今天的,是霓裳羽衣舞。”鬼切缓缓闭上眼,平静的叙述着。
  是肯定句。
  “真是华丽呢!不愧是白乐天笔下的‘缓歌谩舞凝丝竹, 尽日君王看不足。’呢。”
  “好羡慕啊。”说到这里,鬼切缓缓掀起眼帘,再次对上绯的眼睛,“若是有美人如此舞蹈,我也想当君王呢。”
  “若是鬼切大人当国君的话,”绯叹了口气,绞尽脑汁接上鬼切的话,“那后宫佳丽可不止三千。”
  “哈哈哈哈哈哈哈”鬼切突然仰头大笑起来,过了一会突然伸出手,捏着绯的下巴强硬的拉到自己面前。
  好近。
  “绯姑娘这是嫉妒了吗?真是可爱啊,要不要试试三千宠爱在一身啊~”
  “我可是十分乐意天天宠爱你呢~”
  老鸨看到纱帘里形势不妙,她可是打算拿绯当底牌时机一到拿她的初夜来拍卖呢。她赶紧派一位男性店员进去拉走鬼切。
  “鬼切大人,很抱歉,天色已晚绯儿姑娘要休息了,下次再来,如何?”
  鬼切放开手,无情的揭穿店员的意图“啊呀啊呀要赶人走了吗。”鬼切起身拉开纱帘走出去,在紧上纱帘之前还不忘回头给绯一个灿烂的笑容,“绯姑娘课不要忘记我们的约定哦~我啊,要天,天,宠,爱,绯,姑,娘,你呢~”
  绯盯着鬼切背影走远了后双手重重的抹了把脸,老鸨却一点也不在意绯的情绪,快步走过来一把拉开纱帘,气冲冲低声的吼道:“你这个小蹄子跟那个野男人胡乱约定了什么乱七八糟有的没的?那家伙是不会把你赎回去的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我可没有乱约定什么啊,何况推我进来的是您自己啊。”绯没有看老鸨一眼,站起来慢慢的走出纱帘里闷热的坐席,耷拉着眼睑懒懒的说道:“很抱歉,天色已晚绯儿姑娘要休息了,下次再来,如何?”
  “你…!”老鸨气不过,狠狠地跺了一脚,气呼呼的目送绯扶着墙懒散的背影回房间,还不忘加一句“抬起头走路!这里还有客人在呢!”

  回房间的路上经过了许许多多别的女人的房间,隔着薄薄的纸门绯清晰的听见男女交媾的粘稠声音和艳色的曲子。真是,糟糕透顶的地方。
  绯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进到这种地方来的。她只记得,贵妃朴素的葬礼后自己抱着墓碑闭上眼睛睡了过去,结果一醒来就看到木质的天花板,滲着混浊的情欲和化不开的浓稠烛光。
  想要逃离。

  绯没有理会老鸨的话,回应老鸨的是绯重重摔上的房门。
  “这个小贱蹄子…!”
  但是从那以后鬼切常常来黛罂楼里,有时还会带一群狐朋狗友,给黛罂楼贡献了一大笔营业额,老鸨才堪堪放过绯。
  “那个鬼切好像跟绯姑娘的关系不一般呐!”黛罂楼不知哪个角落里的杂碎悄悄地跟身边的人说。
  “该说不愧是风流倜傥的鬼切公子吗?”那人冷笑了一声,不过两分钟就接到了鬼切和善的眼神。
  “关系当然不一般噢~”鬼切轻飘飘的说了一句。
                                      CR.1 梦始       完
 

一点点小废话www
第一次在LOFTER发文所以……!请……请多关照!!!谢谢能看到这里的小可爱们!!!

给某个大可爱的明信片!

今天十五岁!
十五岁第一个小姐姐!
画渣勿怪www

前田真的是个超好的孩子!!!
周五就要中考百日誓师了时间过得真快啊!希望能考到想去的高中然后开心的和前田还有本丸的大家一起进步!!!

飘花鹤丸近侍公式一四一一裸锻无御札

第一次发loft请多多指教!
安定和婶婶的小条漫
这几天安定都在给我开门的说!
还有他不是大魔王的时候超可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