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九

谢谢每个能点进来的小阔爱♡
这里四十九,cp杂食,请用安利喂饱我www

[刀乱乙女]虹 前传 雨3

*前传BE,正篇HE,吃糖请走前正篇
*全员OOC
*婶婶是把伞|・ω・`)
*欢迎捉虫,玻璃心轻喷
*本篇鹤丸十四五岁设定
OK?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CR.3  重生
  绯是不可能打的过一群肌肉发达头脑简单的盛年男子。
  被认为是“脸被打残了别的地方也打残了干活都干不了一点用处都没有的垃圾”丢到了不知道在哪里的林子里,权当是给林里的野兽当个餐后甜点。
  不过,会有哪个吃饱喝足的野兽会找一个左眼被打了一大圈淤青还肿了起来,后背挨了深深浅浅好几刀伤口上的血凝结成块,四肢布满了大大小小的或淤青或伤口,手脚都被打击得不能动弹,怀中还抱着一把破破烂烂的伞的可怜虫当甜点呢?怕是不用说逗逗玩玩,就连瞟都不瞟一眼吧。
  绯一口气慢慢吸进去再慢慢吐出来,等着什么时候呼完最后一口气。
  至少是自由的去的。
  天色十分晚了,绯的上眼皮和下眼皮叫嚣着想要拥抱,绯实在抵不过困意,想着在美丽的梦境中升天也不是什么坏事。
  但是这种状态下还有什么美梦会来造访呢?
绯管不了那么多了,只好随心所欲地沉沉睡去。

  “喂,醒醒,我知道你还活着,能听见就睁个眼,动动手指也行!”
  啊好吵啊是谁啊一大清早的。
  绯正想抬手推开声音的主人,但是稍稍动了一下,浑身的伤口也随之醒来,肆意地指使绯的神经,所有的疼痛都被牵扯出来,绯吃痛的嘶了一声,眼皮艰难的推开了一条缝。
  “啊太好了,记得啊等下再痛也别闭上眼了我带你上山。我家在山上呢。”

  那是一位住在半山腰上的采药人。她讲了许多故事,一直讲个不停。全都是一些无关紧要的闲话,放在平常也无非是茶余饭后的家常话,总还是没能成功的吊着绯的眼皮。

  “真是的,怎么又睡过去了。”
  “就不怕再也睁不开眼皮子吗?”她轻笑一声,把绯放到床上,转过身搜罗她的瓶瓶罐罐。

  “…这里是…天国吗…”三天以后,绯动了动头,缓缓地睁开眼睛。
  “不是啦。”一个温柔的女性声线从左前方传来。像是读懂了绯心中的疑惑,那个声音再次响起,“在山脚下看见一条活生生的生命,是谁都不会置之不理的吧?”
  “还真有人呢…”绯叹了半口气,吊着半口气感慨道。
  “…真是很难想象你的经历啊…啊啦!看看这是哪里来的仙鹤啊!”女医一回头,调侃着斜倚在门口敲了两下门一袭白衣的翩翩少年。
  “哟,竹姐姐早安啊!”少年轻轻抬了抬头,自然的轻轻笑了一声。
  “你是不是又逃出来蹭我的早餐了?”
  “怎么能叫逃呢?我今天可是从正门出来的呀…哟!看来你这里来客人了啊。”少年看了看女医身后蠕动了两下的被子团和像瀑布一样从榻上铺洒到席子上的长发,“原来竹姐姐喜欢女人啊!”
  女医抄起桌上摆着的筷子佯装生气轻轻地敲了一下少年的额头,“胡说什么!这是山脚下救过来的。”
  “对了,还没跟你介绍呢,这位是鹤丸国永,是个调皮的孩子。他上山来玩经常会摸到我这儿蹭点东西”
  “有时候蹭点心有时候蹭药膏有时候还会蹭点笑容回去。”说到这里女医的眼里闪过一丝明媚的光芒,“感觉就像……没什么。”
  “是吗…真好啊…”绯艰难地扒开盖在脸上的被子,探出一双疲倦的眉眼,懒懒的瞟了一下鹤丸。但是……!
  “你……不是人?”
  “这样说话太失礼了啊小姐。”鹤丸走上前,蹲下来近距离跟绯平视,顺带着把被子拉的更低,露出了绯的整张脸,“但是确实是这样哦,如你所见。”鹤丸转过头抬起来仰视女医的眼睛,“竹姐姐,你可捡了个大美人儿回来了哟!”
  “你净关注人家脸蛋了。”竹把吃饭的小矮桌拖到榻边,轻轻扶着绯坐起来,端来一杯茶给她漱口,接着又端起一碗白粥,用木勺子勺了一口吹了吹送到绯的嘴边。
  “谢谢…”绯觉得这是她人生以来喝过的最美味的白粥。
  鹤丸很自然的抱了一只碗,为自己添了一大碗白粥,加了几根咸菜,挨着竹很自然的坐下,开始津津有味的吃起来。那神态,那动作,就好像已经做过了千百遍一般一气呵成。绯不仅暗暗感慨起来这两人的亲密关系。
  就像……姐姐和弟弟一样呢!

  吃完早饭去鹤丸就一点一点帮竹把晒好的药收回来,竹也没闲着,左捣捣,右鼓鼓,瓦罐和瓦罐相互间的清脆碰击的声音时有时无,草药的幽香轻盈地在小而温馨的木屋里舞蹈。
  有一只野猫轻快灵活地跳了进来,踱着轻盈的步子在室内转悠。
  有几只兔子窸窸窣窣地挪了进来,跳着灵快的步子靠近药罐子。
  有几只蝴蝶忽闪忽闪地飘了进来,拍着清净的拍子流转舞动。
  空灵的早晨和新鲜的空气。
  一切是那样安静美好,这是绯不曾经历过的生活。
  她躺下来翻了个身,闭着眼睛深深地吸进一口气,那股子药的清香慢慢的渗透进她的身体,浸没她的五脏六腑;再慢慢的吐出来,就像悬着的心事被重重地放下了,没有比那再更美好更畅快的感觉了。
  这种生活真是,对于绯来说,太美好了。

  绯的伤好的差不多了,每天最大的乐趣就是跟着竹和鹤丸上山采药。一路上会有泠泠的泉水叮叮咚咚,会有绚丽的鸟儿相互和鸣,会有明丽的野花争相绽放。
  还会有与人交流时的充实感,感到自己是真实存在的,感到这个世界还是有简单的温暖的。

  绯在从唐国到东瀛的这段动荡的日子终于在这仙雾缭绕的深山中结束了,在这世外之地结束了。
  绯,似乎放弃掉了以前的自己,以前的与贵妃身处政治漩涡中的自己,以前的花天酒地不问世事的自己,以前的,不堪的自己。她不再是那个绯了。

  “可以问一下,你怎么称呼吗?”
  “我吗?我啊,我好像,也不是很清楚呢。别的人都喜欢用一个毫无意义的字来称呼我。”“我不喜欢那个字。”“就姑且算我没有名字吧。”“不然,你起个名字给我吧。”
  “那么,你觉得,珩,怎么样?”
  “嗯…不错呢,谢谢了。”
 
  绯,不,是珩,暂且过了一段幸福安稳的日子。

                              CR3.重生               完

评论

热度(1)